亚群旗下建站品牌
文章分类
搜索

“鬼子专业户”矢野浩二在日本人眼里是什么印象?

发表时间: 2020-04-17 09:47:10

作者: 东莞菌

浏览: 9771

“矢野浩二是什么明星我不知道,但是他肯定是日本口罩被卖光的原因之一。”一位日本网友在推特上评论道。短短的一句话,暗含了矢野浩二在日本的两种境遇。一是在日本本土,能认出他的人并不多;二是一些认识他的人,可能带着偏见——早年,他甚至被日本右翼媒体评选为“卖国贼”。

文/廖可

编辑/许匿

“他肯定是日本口罩被卖光的原因之一”

1月刚刚过完50岁生日的矢野浩二,似乎一直有着躲避灾难的好运气。1995年,他的家乡大阪发生地震时,他在东京;2011年东京大地震时,他在北京。如今,曾在中国渡过了16个春节的他,又成功躲过了中国春节期间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。

不过,随着疫情在全球的蔓延,矢野浩二所在的东京也变得不安全起来。4月7日,继宣布推迟东京奥运会之后,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再次宣布东京及大阪、千叶等6个都府县进入紧急状态,一直持续到5月6日。

近年来,矢野浩二不断在中日两地间穿梭。尽管4年前已重返日本演艺圈,但他并没有放弃在中国的发展。顶着“中国人的女婿”和“中国人最熟悉的日本面孔”两个身份标签,他把中国当成了第二故乡,以至于经常用“国内”来指代中国。

矢野浩二最早关注到中国的疫情,是在1月底。

“从日本新闻里听到的关于武汉的消息,感觉挺严重的,我妻子的老家在重庆,也有不少朋友在武汉,挺担心他们的。”矢野浩二告诉《贵圈》。

赶在第一时间,他和一位朋友一起筹集了13万只口罩,通过个人微博向中国需求者发放。

“那是1月27日、28日,现在东京买口罩已经比较困难了。”矢野浩二向《贵圈》回忆,“当时我们在网络上征集了需要口罩的人,让他们写下自己的地址和联系方式,直接邮寄给他们,有医院还有个人。”

为打包这些口罩,他与4个工作人员一起忙碌了5个多小时。截至目前,矢野浩二的捐赠微博获得了122万次点赞和5万多条评论。

但在日本,人们对他的行为却褒贬不一,尤其是在东京疫情加剧的当下。

“矢野浩二是什么明星我不知道,但是他肯定是日本口罩被卖光的原因之一。”一位日本网友在推特上评论道。

短短的一句话,暗含了矢野浩二在日本的两种境遇。一是在日本本土,能认出他的人并不多;二是一些认识他的人,可能带着偏见——早年,他甚至被日本右翼媒体评选为“卖国贼”。

某种程度上,这也是矢野浩二在46岁时选择在日本演艺圈“重新出道”的原因之一。

他不太喜欢“回到日本”这个说法,尽管确实是回到了日本,但并没有离开中国。他更愿意将此举解释为“在日本开始新的挑战”。

他说:“不想被人小看,如果让人觉得在中国很有名的日本演员只不过如此的话,会很郁闷。”

在中国演日本人,在日本演中国人

矢野浩二的演艺事业正式起步,始于中国。

2000年,在东京做了8年艺人助理和龙套演员的矢野浩二,因为一次偶然的来中国拍戏的经历,从此把北京视为梦想之地。

一年后,他带着仅有的一点积蓄做了一名“北漂”。

尽管他当时还不会中文,演技也尚显青涩,但“日本演员”的身份很快帮他在中国站稳了脚跟。

在中国发展期间,矢野浩二经历了两次丰收。一次是在影视剧里,凭借饰演日本军人收割了一大批中老年人;一次是在综艺节目里,以主持人的形象收割了一批年轻人。

但这两个场域在让他获得巨大声名的同时,也给他带来了反噬。前者让他落下“鬼子专业户”的标签,后者由于中日之间微妙的民族心理,他不止一次因为言论问题被围攻。

2012年离开湖南卫视《天天向上》后,矢野浩二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演艺事业。

他厌倦了那些刻板、单一的日本军人形象,期待更有血有肉的表演。也是在这一年,他在中国接演了第一个非日本人角色——在电视剧《盛宴》中饰演中共地下党员。

在这之后,矢野浩二开始尝试尽可能多的角色类型,演过企业高管,也演过内衣设计师。随着演艺空间的打开,他渴望更大的舞台。

多种原因,促使他于2016年做出回到日本的决定。他给出的理由是“增加自己活跃的范围”。

相比上世纪90年代他以演员森田健作随从的身份进入日本演艺圈,这一次他显得信心十足。

然而,现实并没有他预想得那样顺遂。刚回日本的他,在很多时候仍然只是一个不算脸熟的艺人。

就像当年他刚到中国时,一些影视剧根据他的特殊身份,为他量身定制了大量的“鬼子”角色一样,日本演艺圈把他简单地定义为一个拥有中国经历、会说汉语的日本演员,于是派给他了很多中国人的角色。

从在《卖房子的女人》中饰演到日本买房的中国暴发户,到在《Doctor-X:外科医生大门未知子》中客串中国富豪,矢野浩二重复了他初到中国时走过的路。

纪录片导演竹内亮早在2013年就结识了矢野浩二,并跟拍过他多年,对他的境遇深有体会。

“他敢回日本,在日本重新开始,从零开始做演员,这个勇气我觉得非常棒。”竹内亮告诉《贵圈》,“他自己也知道肯定是苦的,艰难的地方很多,虽然在中国很有名,但是在日本的话没有人重视他。”

走在东京街头,矢野浩二鲜有遇到日本路人上前打招呼的情况。他直说,东京生活中与他打招呼的仍然大多是中国人。

在日本综艺节目里,他出场时很难感受到观众热烈的掌声,这和他在《天天向上》时的经历形成鲜明对比。

矢野浩二(右二)曾在综艺《天天向上》中担任主持人(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

“刚开始的时候,有种’我在中国已经这么有名’的自尊心在。最近已经没有这种想法了。”矢野浩二曾在采访中袒露心迹,“因为我感觉这种自尊心完全是多余的。(克服这种自尊心的方式)就是集中于眼前所做的事吧。”

“我在日本还没有形象”

中日间的不同境遇很容易带来失落感,矢野浩二对此并不避讳。不过,他更愿意换个角度来看问题:“我很珍惜这种感觉,同一时间能够看到中国和日本两方面的情况,有一个对比,让我可以冷静和思考,得到新鲜感。”

今年是矢野浩二回到日本发展的第五年。与几年前相比,他的角色形象相对丰富了一些,有警察,也有医生。

不过,还是会有导演时不时找到他,请他扮演和中国有关的角色。

“我在日本还谈不上形象。”他苦笑着对《贵圈》说,“在日本说到我的形象,就只是在中国拍戏的日本演员。”

日本是一个讲求规矩的保守社会,有着一套近乎于繁文缛节似的行事规则,演艺圈也不例外。身处这样的环境,矢野浩二处处显得谦卑而谨慎。

此前,竹内亮带着《我住在这里的理由》团队到东京片场跟拍矢野浩二时,他热情而不失礼节地面向镜头,介绍身边的两位主演。当男二号金田明夫跟他开玩笑,向他鞠躬称“矢野老师”时,他干脆以下跪的方式来回敬。虽然嬉闹的成分居多,但演员间的地位关系可见一斑。

矢野浩二(图右)参与纪录片《我住在这里的理由》拍摄(图片来自微博)

在大部分时候,矢野浩二对日本演艺圈的各种规则都会予以配合。不过,这并不意味着他就认同。

比如,他提到在中国不拍戏的时候可以休息,而在日本一直都得站着,“工作人员其实有在片场放了椅子,但是男一号没坐的话,其他人也不敢坐”。

他说,拍戏是个辛苦的工作,大家理应在不拍戏的时候休息,但是地位更高的人不带头做些什么,底下的人也就不会去做。这就是日本所谓“阅读空气”的习惯,去感受周遭的氛围,从而不做出格的事。

“我觉得不该这样,该休息的时候就该休息。”他直言。

另一件事是剧本。中国的演员和导演,一般都是带着剧本到片场,方便沟通。但在日本,演员拍戏时很少带剧本,“这会让人有种自己该做的事没做好的丢脸的感觉”。

“你应该把台词背下来,而不是带到这边——大家虽然不说,但会给你这种感觉。我觉得这样比较不变通吧。”矢野浩二说。

他一直记得一位演艺前辈对他的提醒。对方告诉他,那些能在日本演艺圈存活或者说走红的演员,都是“很好用的人”。一旦被贴上“麻烦的家伙”这样的标签,就很难混下去了。

他觉得这位前辈的话很有道理,但他并不想做这样的人。在纪录片里,他坦言“我就是那种不听话的人”。

相对于“好用”,他更愿意保留自己的个性。

在导演竹内亮眼里,矢野浩二乐观,爱开玩笑,是一个“非常逗的大叔”,口快心直,但有一个地方会特别谨慎,那就是涉及中日问题时,“他知道他的影响力很大,所以不能随便乱讲”。

“我在思考着自己最终会在哪里”

这些年来,矢野浩二不断在中日两地间奔忙。他对自己的设定是“中日之间的桥梁”。“知名度、人际关系那些,顺其自然就好了。”他说,未来会努力参与拍摄中日合作的影视作品。

最近,矢野浩二正在拍摄《警视厅·搜查一课长2020》,在剧中扮演鉴识科科长武藤广树。这是一个和中国没有任何关系的角色形象。

矢野浩二在电视剧《警视厅·搜查一课长2020》中扮演鉴识科科长武藤广树

4月2日,矢野浩二接到紧急通知,他所在剧组所属的东映株式会社,因旗下另一部在拍电视剧的主演被检测出新冠阳性,要求所有剧组都紧急停拍。

“剧组延期拍摄的可能性很大。”他说,“因为现在太危险了。”

3月底东京疫情开始有扩大趋势。《警视厅·搜查一课长2020》被叫停之前,正筹划着第8集的拍摄,片场里聚集着大批群众演员,工作人员准备了很多消毒液,大家不拍摄时就戴上口罩、擦消毒液。

但矢野浩二仍然觉得,这不足以抵挡疫情的传播。出于警惕,他在很早之前就开始坚持戴口罩了。他认为这个时期不应该继续拍摄。最让他担心的,就是拍摄搜查会议的戏份。

按照剧组设置,需要至少100人的群众演员饰演搜查官。这样的场景从剧集的第一集到现在已经拍了十多次,这让矢野浩二感到非常紧张。

此前,日本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曾在记者会上,呼吁国民远离“三密”(密封空间、密集人群、密切接触)场所。而搜查会议的拍摄场地连窗户都没有,正是小池百合子提到的危险环境。

“要是一个人患病咳嗽的话,所有人就都完蛋了,这个大家都不明白。”当剧组宣布暂停拍摄时,矢野浩二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。

因为疫情原因,他在中国的演艺事业也陷入停滞状态。他签约的一部影视作品,迟迟没有开机的消息。幸运的是,即将播出的《了不起的儿科医生》没有受到影响,他在剧中扮演一名日本医生。

矢野浩二在电视剧《了不起的儿科医生》中扮演一名日本医生(图片来自矢野浩二微博)

虽然已回日本拍戏多年,但矢野浩二对自己的国度似乎仍有一种疏离感,“对日本还不太习惯”。

对于中国,他反倒更为亲近。“怎么说呢,我精神上还是留在中国,像想法、思想之类的。”他告诉《贵圈》。

在被问及选择这种两地生活的原因时,他想了想,说:“日本是我出生的地方,中国是我的第二故乡,我在思考着自己最终会在哪里,希望最终能找到一个自己能够满足的地方。”

“有机会我一定要再去一次武汉”

4月初,东京迎来了樱花季的高峰期,然而城市各处却人流稀少。

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东京等地进入紧急状态后,各购物中心、饮食中心、游乐场等都临时关闭,即使人们想逛街,也没地方可去,连涩谷的十字路口也安静下来。

但城市的公共交通并没有停止运营,政府也没有强制性要求市民待在家里。一些公园仍能看到无处可去的成年男女和临时休学的学生聚集,街上也常常能看到不戴口罩的年轻人。

“东京的人太缺乏危机感了。”矢野浩二说,“我真的希望东京都能像中国那样,让大家都彻底停工一两个月,好好地度过这段疫情爆发期。像意大利那样,医疗崩溃后再封城的话就太晚了。”

疫情期间,矢野浩二一直通过网络媒体与中国粉丝互动。最近,他喜欢上了短视频,常常在短视频里分享自己的趣事和糗事。

平常他会关注微博、抖音上面的留言。不久前,他还参加了快手组织的连线活动,和当年一起出演了《小兵张嘎》的主演谢孟伟连线聊天。

与此前他比较担心中国朋友的安危相反,最近有很多中国朋友开始关心他的状况。

“很多人留言说,浩二哥,千万保护好自己。”他提及,之前认识的一些中国企业的朋友,有的已经在给日本送口罩了,“日本在中国疫情严重时送了口罩,现在又接到了中国紧急送还的口罩,双方其实都收获了好多东西,无论是感情、人情还是恩情”。

4月3日,矢野浩二在B站新开的账号上,特意上传了一段探访日本樱花的视频。

那是他在3月底东京疫情还未加重时拍摄的,目的是满足一位武汉网友的心愿。这位网友在武汉疫情严重时给他留言,表示无缘观赏今年的樱花,请求他“帮我们拍一下东京的樱花录个视频吧”。

矢野浩二选取的拍摄场地是位于东京都大田区的樱坂,在日文中的意思是“开满樱花的坡道”。这里也是日本歌手福山雅治著名歌曲《樱坂》里所唱的地方,歌词写到:“阳光透过树尖,栽满樱花的小坡散发着香气。”

一路上,矢野浩二还在担心樱花没有盛开。直到到达目的地,看到满街绚烂的樱花,他才露出由衷的笑容。

之前因为拍戏,他曾在武汉逗留过一个星期。但每天都忙于工作,很少有时间逛逛街,唯独吃了很多当地的名小吃。“像什么三鲜豆皮啊,热干面之类的,都很好吃。”他回忆。离开武汉那天,他才从朋友那里听说武汉也有樱花。

“有机会我一定要再去一次武汉。”他说,“到时候在武汉的樱花树下,一边赏樱一边喝酒。”

友情链接: 

Copyright© 2020 万站网 All Rights Reserved. 

粤ICP备18129891号

Copyright© 万站网 All Rights Reserved. 

粤ICP备18129891号

在线咨询

您好,请点击在线客服进行在线沟通!

联系方式
热线电话
0769-27192000
电子邮箱
xie@yaqun.net
扫一扫二维码
二维码